星际穿越,宇宙尽头的屏息惊叹

2019-10-02 19:49栏目:娱乐
TAG:

       星际穿越现正在全世界热映,叫好声一片,有被绚丽的太空景观所倾倒,有被其中的物理理论所折服,当然也有不少人对影片嗤之以鼻,认为其故弄玄虚。但无论影片本身如何,以我个人观点,更欣赏透过太空漫游这一超现实的手法来表现人类的爱和孤独,这两个相悖的命题。太空飞行是一个静谧的过程,也正因如此,由音乐来烘托氛围就变得尤其重要,甚至有时要由音乐来带动情节的发展。如果这部电影让你不止一次潸然泪下,父女的演技是一方面,配乐则同样是胜负手。

作为当下好莱坞商业片配乐第一人,Hans Zimmer每次的作品都格外引人瞩目。不仅仅是他的乐迷们、评论家们翘首以盼,行业内的其他作曲家也很难不去关注他的每一部新作,更何况是和导演Christopher Nolan合作的作品。从当年的Batman Begins开始,Zimmer与Nolan合作的每一部作品的一两年后,好莱坞便会大量充斥着不同程度的仿品。“黑暗骑士”三部曲里的弦乐固定音型、《盗梦空间》里铜管奏响的“末日号角”、钢铁之躯里震天动地的打击乐组合在这几年的好莱坞商业片中的泛滥已经被多数观众和评论家诟病。当好莱坞的制片人和导演们都已经厌倦这些同质化的流水线作品后,人们自然又把目光转向曾经的始作俑者Hans Zimmer,希望他能像当年那样为业界提供新的灵感。于是,我们得到了《星际穿越》的音乐。

【诺兰为什么选马修】

       这次的电影配乐,诺兰再次找到了和他合作已久的Hans Zimmer。也许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陌生,但若是熟知电影配乐领域的,Hans是能和John Williams齐名的作曲家,1994年就凭着狮子王的配乐拿到了小金人,之后和诺兰合作了蝙蝠侠前传三部曲和盗梦空间,让这次星际穿越的合作顺理成章,而创作的初衷,让我转译Hans在一次採访中的对话:

有关这部配乐的源起这种不足为外人所道的幕后花絮已经在电影的宣传推广中变得妇孺皆知:早在剧本完全成型之前,Nolan就给了Zimmer一张讲述父女亲情的纸,让他在一天之内交出成果。尽管后来么Zimmer才知道这是一部有关星际航行的宏大科幻片,父女亲情却一直是整部电影的核心主题。这样的创作方法不由得让人想起了当年John Williams与斯皮尔伯格合作的《第三类接触》。当时斯皮尔伯格也是在剧本还未完全成型的时候找到John Williams,和他讨论有关外星人与人类沟通交流的问题,这一问题也成为了之后电影的核心主题。John Williams正是根据这一核心主题创作出了《第三类接触》那如摩尔斯电码一般的五音主题。Zimmer在那一天中交出的成果最终也成为了整部《星际穿越》配乐的基础:父女主题。这一主题贯串了整部配乐,在正式发行的原声碟中就被叫做Day One。这首曲子以钢琴和管风琴为核心,一改Zimmer以往大鸣大放的风格,内敛而细腻,由钢琴演奏的音符缓缓展开,而管风琴的加入则正犹如父亲般的默默低语,向女儿倾诉自己不能陪伴她成长的歉意,几次旋律的反复也仿佛父亲对女儿的依依不舍。哪怕是在飞船发射的音乐Stay,开头也是不断先上行再下行,将库珀的不舍之情表现的淋漓尽致。如此细腻的情感在近年来Zimmer的作品里确实很少见。然而仔细想想Zimmer自身的经历,便不难理解为何他能对电影里的这种父女情感同身受。在过往的作品里Hans Zimmer就不止一次的展现出他对他女儿Zoe Zimmer的浓浓父爱。他的奥斯卡获奖作品《狮子王》就是献给那时刚出生不久的Zoe;1995年由休·格兰特与朱利安·摩尔主演的Nine Month的配乐,更是直接使用了他早已为Zoe创作的旋律作为整部电影的主题。作为好莱坞最忙碌的作曲家之一,想必Hans Zimmer也没有足够多的时间与家人共享。我们有理由相信,正是作曲家亲身经历,为整部配乐注入了浓浓的情感色调。尽管这是一部宏大的科幻片,对于Zimmer来说同时又是一部非常私人的作品。于是我们便看到这次一反常态的没有additional composer的参与,全部配乐100%由Hans Zimmer创作;当飞船靠近土星时响起那空灵而柔和的钢琴曲“Message from Home”更是由Zimmer本人亲自演奏。

事实上,诺兰并不是在今年摘得最佳男主才选择的马修。马修在访谈里说道试镜的细节,当时他走进诺兰的办公室交谈了近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讨论的内容全是围绕家庭与孩子,跟电影毫无关系——这反而正是《星际穿越》的内核。69年生的马修与70年生的诺兰处于同样的年龄段,同样身为人父,有着完整的家庭。时代周刊在文章的配图标注道:Nolan and McConaughey humanize copper as a father first, an adventurer second.(诺兰与马修共识道主角Copper首先是个父亲,其次才是探险者。)

      “在我开始创作之前,也就是今年一月份的时候,克里斯跟我说‘汉斯,我会为你写一页纸的文字,然后给你一天时间,你只要把这页纸带给你的任何想法都写进音乐,无论是什麽。’ 那页纸和电影一点关系都没有。准确地说,克里斯那天写下的东西,或者说他希望从我这得到的东西,更多是关于我自己的故事,而非电影情节相关。他真的深知如何触动我的内心(get under my skin)。这就是我们之间的游戏。”

除去影片的情感主题,宏大的科幻题材自然是无法被忽视的。这次,Hans Zimmer却用上了一个和未来、科幻看似毫无关系的乐器:管风琴。大众对管风琴的印象大概就只有巴赫那首著名的《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以及一干巴洛克风格的宗教音乐了。前者的哥特色彩使其经常被化用在各种恐怖片中,Zimmer也曾经在《加勒比海盗》系列中致敬;后者的运用则几乎是宗教题材电影的标准配置,《天使与魔鬼》里Zimmer也使用到了这一乐器。然而管风琴的另一些特质却被人们忽略了,比如管风琴是人类所创造的最复杂的也是最精巧的乐器,这也正好暗合了代表人类技术巅峰的航天科技。而这一中世纪用来展现神圣宗教的乐器无疑也是用来展现浩瀚宇宙的绝佳载体。作为《2001:太空漫游》的主题曲,大多数人可能都只注意到了《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序曲里雄壮的管乐,却没有发现序曲堪称点睛之笔的结尾正是由管风琴收尾的。几乎就在诺兰宣布《星际穿越》将成为他下一部作品的同时,人们便开始有意无意的将这部片与库布里克四十多年前的那部神作联系在一起。诺兰在这部影片中大量的致敬《2001:太空漫游》,音乐自然也不能避免。事实上,在配乐里加入管风琴的想法就是来自诺兰本人而非Hans Zimmer。影片中多次出现的管风琴延长音完美展现了浩淼而孤寂的宇宙。影片除了表现空间的宏大之外,时间的流逝同样也是整部影片的关键。而管风琴再次出色发挥了这一功效。这里就不得不提到Philip Glass和他著名的Koyaanisqatsi(机械生活)。那部以延时摄影著称的纪录片中,Glass的极简风格与管风琴和那些快速流逝的镜头有机的融为一体。当库珀查看二十多年来地球上的儿子发来的录像,短短几分钟里看着儿子从少年成长为父亲,这时如钟鸣般的管风琴更加衬托出时间如白驹过隙。再加上马修·麦康纳呈现出的精彩表演,相信很多观众都不禁潸然泪下。

家庭与责任,父亲与女儿的从属关系让这两个在好莱坞多年的男人达成共识,这是一个亲情为先,科幻其后的故事——而正是这一点,也成了《星际穿越》无法达到更高视野的科幻片关键原因。
或许诺兰早知这一点,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他一直和记者强调《星际穿越》中家人之间的互动,而不是穿越星系的部分---它核心要表达的东西,是在空间时间连续被重塑的过程中家人的分离。诺兰坦言道:“这个故事对我来说,讲的就是父亲的故事,别的什么都不是。有孩子以后,你对时间和时间流逝的感觉肯定会变化。你会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想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时刻相随。” 他身兼制片人的妻子艾玛说:“过去他做电影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自己想看那些电影,现在他想做电影和孩子们一起看。”

      诺兰能如此交给Hans去写,也是因为星际穿越如同前面所说是一部关于人性的电影,“惟有爱能使我们超越维度、时间和空间”,把自己的感受写出来而不是去刻意迎合电影的情节。配乐讲述了Hans自己的故事,那里有回忆和感性的力量,饱含着无止境的汹涌情绪,这些情绪凝练成了与电影相称的心境——超越时空的爱。

《星际穿越》中能被称为动作场面的段落并没有多少,但是与之相配的音乐质量并未因此打折扣。开篇的玉米地追逐一扫沉闷,急促的管风琴演奏仿佛让观众也穿梭在遮天蔽日的玉米田里;面对外星球上的惊涛骇浪,Zimmer一面用起铜管、管风琴、与人声齐鸣展现如山高的巨浪,一面又用不断加速的音乐让观众也感受到了巨浪袭来的压迫感。然而最出色的两个段落当属Coward和No Time for Caution,前者出现在库珀被曼恩博士陷害后等待救援的时候,后者则出现在手动对接飞船的时候。Coward里拉赫玛尼诺夫式疾风骤雨的管风琴与钢琴如同相互争斗一般,交替演奏,相互追逐,营救行动争分夺秒的紧迫感让观众们不禁也捏了一把汗;作为影片最受称道的“手动对接场景”,Zimmer一方面几乎使用了乐团的全部力量来展现这一史诗场景,一方面又不断重复旋律,对应影片里旋转着的飞船,让观众们屏息凝气的同时又仿佛随着飞船一同旋转。

另外值得一提的一点是,在《星际穿越》立项的时候,诺兰命名其为“致Flora的信”(Flora是他的女儿),因为电影拍摄导致长时间无法陪伴孩子,诺兰坦诚心里对他们十分愧疚:“离开的时候越是悲伤,就越说明你对他们的爱。对我来说,这部电影其实是关于成为父亲的意义。你生命的意义在你面前流逝,你的孩子在你的眼前成长。理查德·林克莱特的《少年时代》,这部非凡的电影就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在讲述这一点。在时间之中生活就是我们正在经历的最大谜团。”

      电影原声带的曲目基本按照故事主线编排,Hans选用了管风琴作为主要乐器配上一点钢琴来构架整个配乐。管风琴那略带神秘、伤感、阴郁的音色,有些压抑,但是又触动人心。它一方面描绘了宇宙的神秘不可知,一方面又用它在强调无时无刻不在的能穿透时空的爱和引力的重要。专辑从Dreaming Of the Crash开始,音乐积极细微地开始,细微地最初几十秒你都以为耳机出了问题。这也是整张原声的特徵之一,从细微勃发到乐器的大共鸣,符合太空漫游最初的黑暗溷沌到后来的星系探险的过程。电影的主旋律第一次出现在Cornfield Chase,管风琴不断重複变调演奏两个音节,人类意志的摇摆不定,外太空的不确定性都可以从中读出。而到了Day One,虽然主旋律只在后面铺垫,但离家之后对女儿的不捨,对何时返家的忧虑在曲子的烘托下,影片的第一个泪点就出现了。第二个泪点是Message From Home,由纯钢琴演奏的单音符来表现看着光年之外发出的家人影讯的孤寂感。而在Coward这一段中,由Matt Damon饰演的Doctor Mann本是一张好人脸,但配乐一上来就把他给出卖了,和Cooper的冰原决斗,飞船追逐,有了音乐让人看得热血沸腾。到了S.T.A.Y.相比片头的Stay,多了主旋律地加入,让主题更加明显,父女之间的羁绊也更深,从乐曲的标题可见一斑。在我看来,这一段是整部电影的高潮,所以主题音乐地反复并渐强,更能体现Cooper在五维空间摸索的急切和不安。而结尾的Where We’re Going的主题音乐则更为柔和,不安的因素大大减少,更多地是对未知太空的期盼。

这样一部惊为天人的配乐在原声碟的发行上却吊足了胃口。按照惯例,电影配乐的原声碟会在电影上映的一周前发行,这次却选择在电影上映两周后才发行。而当大家翘首以盼的原声碟终于发行后,却又发现一些精彩段落未被收录。事实上,这次总共有三个版本发售。普通实体CD版,包含时长1小时12分钟共16首曲子,大致涵盖了影片的主要音乐段落;豪华数字版,包含了时长约一个半小时共23首曲子;限量收藏版,包含了两小时的音乐,将会在12月正式发行。现在已经可见的普通实体版和豪华数字版在一开始都没有收录手动对接的那段音乐,直到无数网友抱怨多日后,负责原声碟发行的WaterTower Records才在数字豪华版中加入。然而据之前导演诺兰透露,这次《星际穿越》总共有两个多小时的音乐录制量,因此大家想获得完整的音乐体验只能等12月的限量收藏版发行了。这样的饥饿营销手段明显并未让多数人买账。

这样一来,关于为什么诺兰在近三个小时中频繁地给马修特写让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大飙演技,让安妮·海瑟薇发表关于“爱是时空之外的另一维度”的演说就有了合理的解释---这是一部family film,是诺兰对父亲过世的缅怀,以及对子女的情感载体,至于科幻的部分,不过是一件华裳而不是核心。Kip Throne的加入和全道具模拟则是源于诺兰承袭了古典主义的传统严谨,而非他对物理学的兴趣---文学出身的诺兰很坦诚:“我对物理学并不感兴趣,有科学家帮我呈现细节。”

       整张电影原声带由主题音乐贯穿,若是刨去电影本身,音乐本身就透露着一股忧鬱的气质,而配上电影,则就成了一部太空交响曲,也许看电影的时候也不曾发现,很多时候是配乐左右着观众的情感。喜欢电影的,听过原声带之后再进影院,应该会对电影有更深的认知;而原本对电影无感的人也可透过原声带重新审视这部电影。无论如何,听着这张电影原声,特别是在静谧的环境下,会把你重新带回星际穿越的奇妙世界。

《星际穿越》作为一部用宏大的宇宙探索题材包裹着浓浓亲情的电影,Hans Zimmer的音乐既为我们营造出了宇宙洪荒,又成功捕捉到了细腻亲情,使观众们真正融入了电影,并为之屏息,为之落泪,为之惊叹。继上半年《超凡蜘蛛侠2》里用酷炫的电音带给我们的惊喜之后,Hans Zimmer再次用《星际穿越》里的管风琴震撼了我们。这是一部足够给他带来又一个奥斯卡提名甚至获奖的作品,也是他与导演诺兰合作的新巅峰。我相信,在未来几年内,使用管风琴的作品肯定会增多,而到时候Hans Zimmer又会用什么样的新花样来再次引领潮流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另一方面,1997年马修麦康纳曾出演的《超时空接触》(Contact)与如今的《星际穿越》有许多相似之处:同样是科幻电影,虫洞穿越,高维生命介入,马修十七年前在《超时空接触》里扮演英俊神父,而今是个末日宇航员,或许诺兰早已考量过这一点。

电影中的音乐:★★★★★

【配乐师 Hans Zimmer的翻身】

普通实体原声碟中的音乐:★★★★

Hans Zimmer在好莱坞是个争议很大的电影配乐师,毁誉参半。他的名字可能有些人不知道,但是他配过乐的电影很多人应该看过:《狮子王》《埃及王子》《黑鹰堕落》《加勒比海盗》《珍珠港》《黑暗骑士三部曲》《盗梦空间》(近十年更是成了诺兰的御用)
喜欢他的人非常欣赏他的管弦乐合成作曲方式,贴合剧情发展,恢弘大气,助力情绪渲染。
抵触他的人总是对他非师承古典,采用电子合成技术去展现“交响”的方式鄙夷,认为其是门外汉。但无疑在数字时代,Hans是开拓了一个前人未有走过的路程。

豪华数字原声碟中的音乐:★★★★☆

之所以说《星际穿越》是Hans的翻身仗,是因为近年来Hans的曲风越来越相似,千篇一律的铜管与弦乐齐鸣,虽说好莱坞配乐给人大体的印象就是交响化为主导,但Hans显然已经有点像一个罐头生产机,乍一听恢弘大气,势不可挡,但却只是拆了东墙补西墙,配乐已经进入瓶颈状态——这也正是他非科班出身没有系统乐理基础所导致的阻碍。

而《星际穿越》里,Hans选择用管风琴。
从玉米地的镜头开始,管风琴渐入。让人很是惊喜,以为这只是Hans的小尝试,未曾想到至此管风琴将主导整部电影。从地球到虫洞,从外太空至归途,都由这架有了90多年历史的伦敦教堂里的管风琴搭配。

星际穿越,宇宙尽头的屏息惊叹。Hans的转变,也正是由诺兰引导。
Hans回溯一开始诺兰并没有给他剧本,而是让他做了一件当时看来非常无法理解的事情:
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before I began, last January, Chris said to me, 'Hans, I will write one page of text for you. And you will give me just one day. Just write whatever comes to you from this one single page,'"It (the page) wasn't about the film," Zimmer told GQ. " ... In a peculiar way, what Chris wrote down that day, and what he wanted from me, had more to do with my story than the plot of the movie. He knows how to get under my skin. That's the game we play." (在我开始之前,今年一月份,克里斯跟我说,‘Hans,我会写一页纸给你,然后你用一天时间还给我,上面写下你在这张纸上的任何想法’这张纸跟电影毫无关系,确切地说,克里斯那天写给我并且想从我这里得到的,更多的是关于我自己的故事而不是这部电影,他知道如何挖掘我的内心,这就是我们的游戏。”)

这是诺兰的电影,也是Hans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音乐。这次他不再是”配“乐,而是从自身挖掘的音律——来自Hans自己的故事,与星空遥相映衬。在影片渐进高潮的危机平行剪辑当中,管风琴像极了Cooper身为人父渴望归途的号角;Cooper进入五维空间开始干涉三维时空时,正是管风琴的音律架起另一座冲破时空束缚的桥梁,将父亲与女儿重新联系在一起,以听觉的方式将观众代入视觉以外的感观层面。

【第五元素】

第五元素的概念,来自于吕克贝松的同名科幻电影——指代“爱”。
而正是这Cooper对女儿的“爱”这一驱动力,才有了如此因果循环,让故事首尾呼应;展开来说,同样身为人父,在光影之中来回穿梭的诺兰和马修借用这样一个故事,用导和演的方式表现了他们对子女和家庭的情感——这样的”爱“,似乎借用但丁《神曲》天堂篇的结尾十分应景:"But yet the will roll'd onward, like a wheel in even motion, by the love impell'd, that moves the sun in heaven and all the stars." ( 那爱将意志转动,如车轮被均匀推动。正是爱,转动了太阳和群星。)

但也正因为过度着墨于亲情这一关系,不能让《星际穿越》走得更加深远一些。

这部片子只能到这样的高度,是因为在观众理解的极限之内,无法借助如此瑰丽幻想而启发至思考更为严肃的问题,尽管有高纬生命的介入和引导,事关整个人类群体的拯救与存亡,但这部科幻与它的前辈们(《2001太空漫游》《超时空接触》《第三类接触》)总显得少了些什么,而个关键点的缺失直到我看见了友邻Peter的短评才恍然大悟:

“严格说,这不是一部太空电影,太空片之所以特殊,是因为他能打破伦理视角,而从超越维度(宇宙论,宗教)重新把握人类社会。而诺兰的努力,则更近于用物理学之外的盲点,拔高人伦价值。这个观点借电影视听效果获得了情感上的保证,但也牺牲了形而上的深度。”

诺兰努力让整个故事获得了情感上的满足,却也牺牲了更加深远的人文深度。
科幻之所以迷人,正是因为故事的无限可能性及超越时代的视野。而《星际穿越》始终被架设于父女情小前提内,诺兰似乎有意忽略了更大的议题。相比之下,同样讲述科幻设定之下的父女深情,《超时空接触》对人类视角的归纳反思和宇宙文明类型的猜测是《星际穿越》所不能及的。

即便如此,能在这个商业爆炸的年代看见诺兰坚持道具模拟,坚持70mm的胶片及2D格式,会庆幸还有这么传统的人,在跟数字世界做抗衡。但事关”情怀“,难免有股酸味——就像过度渲染”爱“的概念,会让人觉得泛滥,而看电影本身就是比较娱乐轻松的事情,各有喜好,仁者见仁。

1968年的斯坦利·库布里克有阿瑟·克拉克的小说同步护航,而如今的诺兰有Kip Throne的论文齐飞。相隔46年,将近半个世纪的光影变化,正是诺兰与库布里克在时空之中的差距,也是护航者Kip与克拉克所代表的科学与科学幻想的差异---引领文明最前端的火炬不但是科学技术,同样也是人类无限的想象力---回到电影对星空想象的伊始,乔治·梅里埃在1902年完成《月球旅行记》,不知不觉中电影已经帮助人类见证了一个世纪的对宇宙的向往与好奇。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最新网站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星际穿越,宇宙尽头的屏息惊叹